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暴虐不知火舞

暴虐不知火舞
本篇最后由 月前龙马 于 2018-8-20 16:31 编辑
结束了拳皇大会,在某座小岛上,正在举行着一场擂台赛,参赛者有八神庵,陈国汗和不知火舞三人。只不过,这场比赛的规则与平常

    完全不同。

    比赛分爲上下两半场,每半场1小时,比赛的双方则是绝对的不公平:由八神与陈国汗联手对战舞。双方的胜利条件更是令人无语,舞

    的胜利条件是,坚持到比赛结束,只要不被脱光。

    比赛上半场开始了,显然,以2对1占有绝对的优势,舞虽然竭力抵抗,仍难以抵挡2人的联手进攻,很快的,八神找到了舞的一个空挡

    ,往舞的腹部就是一拳,舞痛的暂时动不了,陈国汗当然更是不会浪费这麽一个机会,大手往舞身上一抓,舞的外衣顿时被撕开了一角,场

    下的观衆齐声欢呼。

    比赛继续进行,慢慢的,舞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,此时已经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。舞突然脚下一痛,原来是被八神扫中,舞顿时站不

    稳,倒在地上,此时陈国汗在背后稳稳地将舞抓住,用自己的铁链绑住了舞的双手双脚,舞拼命挣扎,但仍动弹不得。

    八神往舞的胸部一抓,立刻扯下了舞的胸罩,顿时,舞的丰满乳房暴露在观衆面前,观衆席高喊“好”

    “继续,扒光她”。但流着“疯狂的血”的八神显然不会这麽容易让比赛结束。八神将手伸进舞的内裤,用力扯她的阴毛,痛得她眼泪

    直流,而陈国汗当然也不会放过可以淩辱舞的机会,一直揉着舞的乳房,又抓住舞的乳头使劲地拧,痛得舞尖叫起来。过了许久,上半场终

    于结束,舞捂着胸部和下身,蹒跚地走下擂台。

    第二场开始了,本来按照规则,舞是只能穿着被脱剩下的内裤上场的,但是八神爲了更好地淩辱眼前的尤物,特意将舞的胸罩剪开了两

    个洞,笑着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请问您是否愿意穿上这件衣服呢?”舞知道穿上这件胸罩会使得自己无比屈辱,但这也许能使自己支撑

    多一会,最后她还是穿上了。

    穿上了胸罩,但乳头却露出来,这使得舞无比屈辱。而且不止这样,她还得继续不停地躲避八神和陈国汗的攻击,这已经不是一场擂台

    赛了,只不过是一场单方面的淩辱游戏而已。很快地,她又再一次地被抓住,被绑住了双手。这次,八神一把扯下了舞的内裤,并当着观衆

    的面玩弄舞的阴部,场上的观衆一个个都早已垂涎三尺,八神更掰开舞的阴唇,露出粉红色的肉壁,笑着喊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真是

    美丽啊。”舞气得别过了头。舞因爲身上还有一件“胸罩”所以仍未算输,这也是八神大发“慈悲”的真正目的,此时,他狂笑着问道:“

    不知火舞小姐,请问您是否愿意认输呢?”舞知道认输意味着什麽,她的回答当然是:“no!”

    八神笑了一下,把手往舞阴部一伸,舞惨叫了一声,八神手上多了几根阴毛,又顺手塞进舞的阴道里。又抓住舞的乳头,把舞的两个乳

    头捏在一起,并用一个夹子夹住,舞又痛得大叫,她两边的乳房已经被挤在一起了。陈国汗拿起舞被脱下的内裤,猥琐地说道:“不知道不

    知火舞小姐美丽的屁眼会感觉如何呢?”舞满眼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个变态,只见陈国汗竟然分开舞的双丘,将红色的内裤塞进了舞的肛门内

    ,只留一头在外面,舞双脚乱踢,大骂“变态”,八神也用力拧了拧舞的屁股,笑起来说道:“舞小姐有一条美丽的尾巴啊。”舞屈辱地抽

    泣,八神这时却令人意外地放开了舞,不过舞的双手还是被绑住,无法改变她的狼狈状态,双乳头被夹在一起,肛门里塞着内裤,全身几乎

    全裸。

    八神和陈国汗从身上拿起一件武器,原来比赛的规则还有一点是八神和陈国汗可以随便使用武器,而舞只能赤手空拳,连花蝶扇都不被

    允许,这也是爲什麽舞会如此毫无还手之力的原因。舞看着八神拿出的武器,眼里露出恐惧的眼神,竟然是一把电击棒!八神笑道:“不知

    火舞小姐,您尽管逃吧,如果逃得掉的话。”

    此时场上又演变成一场追逐战,不知火舞绑着双手满场逃跑,八神和陈国汗则是饶有兴致地时紧时松地追赶,不时传来“啪啪”的声音

    ,紧接着就是“啊”的惨叫……过了不久,舞再次倒在地上,再也跑不动了。这时,八神无耻地将电棒伸向舞的阴部,舞恐惧地喊:“不要

    ,不要……”随着八神按下电击棒,舞“呀~~~”一声惨叫,本来已经动不了的身体再次一蹦到空中,再掉到地上。

    八神再度微笑着问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难道还不肯认输麽?”舞咬紧牙,摇了摇头,八神无奈地说道:“那只好再来一次了。”说罢

    又把电击棒对準舞的阴部。舞恐惧得喊道:“不要,不要,我认输。”

    八神此时笑道:“那麽,让大家看看不知火舞小姐认输的诚意吧。”舞屈辱地点了点头。八神说道:“双脚分开,撑在地上,给大家表

    演一下摇尾巴吧。”

    舞只好用双脚和绑着的双手撑地,努力地扭着屁股。“腿不许弯!”八神喊道,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“斯文”的风范,陈国汗也在

    舞的背后,用力踢了一下舞的阴部,痛得舞眼泪直流。“接下来做什麽好呢……不知火舞小姐,撑个3分锺的拱桥吧,坚持不到3分锺可要重

    新来过哦。”舞撑起了拱桥,当然是大腿分开,阴部朝向观衆,此时八神和陈国汗各拿起一把弹珠手枪,不停地往舞身上发射,每次到了快

    3分锺的时候,他们就专门打阴部,乳房,腋下等脆弱部位,舞要是支持不住摔倒就要重新计时,结果舞撑了接近15分锺才完成这个“表演”。

    “好吧,既然不知火舞小姐如此有诚意,我们就允许你认输吧。”八神又回到了“绅士”样子,“那麽,请先跪下来吧。”舞屈辱地跪

    在八神和陈国汗的面前。八神把舞的手松绑,“那麽,脱下你最后的衣服吧。”八神指着舞的胸罩,一件无法遮羞的胸罩。舞伸手準备先把

    夹着自己双乳头的夹子拿下,“啊!”舞又惨叫一声,原来陈国汗用更大的力气按住了夹子,“谁允许你拿下夹子了,自己扯掉你的破奶罩!”舞痛得眼泪直流,咬了咬牙。

    突然,舞一个箭步沖了上来,一手夺过陈国汗手里的电击棒,并一个飞腿将八神的电击棒踢出场外,回头再对着陈国汗电了一下,“哇

    ~~~!”陈国汗一声大叫,昏迷了过去,原来舞刚才一直假装屈服,只是爲了获取胜机。

    八神太大意了,他低估了舞的意志力,此时电击棒被夺的他没有任何胜算,正当懊恼,看了看倒下的陈国汗,突然眼睛一亮,接着假装

    不在意地往陈国汗身边移动过去。

    舞此时把夹住乳头的夹子取下,这该死的夹子夹得她乳头都有点肿了,还在隐隐作痛,此时她还是接近全裸,但她眼里露出胜利的光芒

    ,她咬咬牙,用电击棒指着八神说道:“这次我赢了之后,你们可不要违反约……啊~~~!”

    原来,陈国汗之前把内裤塞进舞的肛门里面的时候,还顺便塞进了一个放电器,八神刚才趁舞不注意,拿起了陈国汗的遥控器,并毫无

    怜香惜玉之情的按下了按钮。

    舞痛得眼泪直流,她赶紧想把肛门里的东西取出,八神狰笑着说:“不知火舞小姐,您以爲您还有这个机会吗?”说完再次按下了按钮

    ……

    舞再次被制住了,不同的是这次她被捆得更紧,双手和双腿都被折到背后,再捆到一起,看到希望,而又希望破灭的舞,此时恨得咬牙

    切齿,狠狠地瞪着八神。“不知舞小姐,”八神看了看陈国汗,看来一时之内是醒不了了,“骗人可是不好的哦,骗人的孩子可是要接受惩

    罚的。”不知火舞恨得把头别过去。

    观衆此时兴致勃勃,準备看八神如何“惩罚”不知火舞。拿出一件东西,舞一看到,脸色苍白,但她仍然咬着牙说道:“谁,谁会怕你

    ,这些无耻之徒!”

    八神笑嘻嘻地说:“那就看看我们这些无耻之徒的无耻之处吧,恐怕您马上就会后悔您身爲一个女人的。”说罢,他将两条钓鱼线绑在

    舞的乳头上,舞又痛得直叫,八神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既然您那麽讨厌把乳头夹在一起,那麽就分开吧。”说完就将鱼线往两边拉,差

    不多到了极限了,再把固定住,这时,舞就完全动弹不得了,只要稍微一动,乳头就会被扯到而剧痛。

    八神分开舞的双腿,找到舞的阴蒂,说道:“离比赛时间到还有30分锺,不知火舞小姐,请好好享受吧。”说罢用力捏住舞的阴蒂,舞

    痛得大叫,身体一颤,此时更强烈的剧痛从乳头传来。舞再也不敢乱动,八神笑着说:“接下来,用用舞选手刚才大发神威的武器吧。”手

    上已经拿起了电击棒,对準了舞的阴蒂,狠狠地点下去……

    接下来,舞在电击地狱里度过了30分锺,整个会场不停回响着舞的哭喊声。

    阴蒂,阴道,肛门,乳头,腋下等敏感部位不断受到电击,其间有不停高频率的间断电击,也有连续长达5分锺的连续电击,每一次都

    电得她叫声连连。到了最后,八神把舞最后的胸罩扯下,抓起全裸的舞宣布:“不知火舞选手,挑战失败,让我们期待她下一次的挑战。”

    不知火舞此时已无力说话,只能用眼神表示自己的反抗。在观衆的欢呼声中,这一次擂台结束。

    一个月前。

    不知火舞独自一人到野外进行修炼,每走过一处,都引来周围许多人色迷迷的眼光,那样子仿佛把她当成全裸一样。舞对此十分反感,

    但她做梦也没想到,不久之后,她真的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人们面前。

    她来到一个小村落,这时,几个黑衣人进了村庄,看样子应该不是什麽好人。

    舞跟蹤在后面,看到几个黑衣人进村之后就挨家挨户打家劫舍,如入无人之境,正义感十足的舞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她出现在黑衣人面

    前,几下便将黑衣人打得落花流水,落荒而逃。村里的人十分感激,在村里的人盛情挽留之下,舞在村里住了几天。

    过了几天,一对夫妇匆匆忙忙赶来,跪在舞的面前,哀求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吧,他被山里的黑衣人抓走了。”舞于是找到了黑衣人的老巢,是在一个山洞里。那些黑衣人哪是舞的对手,很快的,舞便找到了他们的老大,原来是陈国汗。但陈国汗也

    不是舞的对手,很快便被舞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舞笑着说道:“老大也不过是这点本事吗?”舞正要将被打倒在地上的陈国汗制服,“到此

    爲止了!”一个声音响起,“不知火舞小姐。”只见八神突然出现,手里正抱着那个孩子,看样子还不到1岁。


第二章

八神笑着对陈国汗说道:“我说得没错吧,凭你是对付不了她的。”舞对八神说道:“放了那个孩子。”

    “不知火舞小姐,您认爲天底下有这麽便宜的事吗?”八神故意笑了笑,说道:“您要是敢再动一动,这个小孩就没命了。”

    “卑鄙!”舞骂道,但她却不敢轻举妄动了。陈国汗从地上爬起来,对着舞的下身狠狠地踢了一下,舞痛得跪在了地上:“你到底想怎

    麽样?”八神说道:“也没什麽,想请不知火舞小姐参加我们的擂台表演赛,只要您赢了,便可以恢複自由,如何?只要你答应参加,我们

    就放了这个孩子。”八神顿了顿,继续笑着说道:“不过要是输了,可就要进行有趣的惩罚游戏哦。”

    “谁会去参加什麽无聊的擂台?!”舞强作镇定地说道。“是吗?”八神抓着孩子的手一用力。

    “哇……哇……”那孩子哭喊道。

    “我知道了。”舞咬紧牙,说道,“我会去参加的,所以,放了那小孩!”

    “是吗?”八神笑着说道,“可是我看不出不知火舞小姐有一点诚意啊。呃……这样吧,我们给您半个小时的时间证明您的诚意吧。”

    陈国汗和旁边的黑衣人都狰笑起来,刚才他们被舞修理得很惨,现在可以报仇了。舞当然知道“诚意”指的是什麽,低下头,一动也不动。

    陈国汗和黑衣人猥琐地走近舞,整个山洞顿时充满了舞的惨叫声……

    “不知火舞小姐,实在是太感激您了,您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哪。”那对夫妇抱着失而複得的孩子,激动地对舞说道。舞勉强笑了笑,拉

    了拉身上的袍子,说道:“没什麽,不用客气,不过,我有点急事,得先走了,麻烦你们跟大家说下。”

    “这麽急吗?要不多留下来一阵,好让我们表示我们的感谢啊。”舞指着远处的私人飞机说道,“不了,飞机已经在等我了,再见。”

    说完就走了。

    舞一上了飞机,八神便笑着说道:“真不愧是不知火舞小姐,让人肃然起敬啊,哈哈。”说完,他将舞身上的袍子一扯,舞顿时一丝不

    挂地站在飞机上人们的面前,陈国汗他们也都哄堂大笑。原来舞刚才除了袍子以外,什麽衣服都没穿。

    只见舞的乳房,特别是乳头部分,红肿得厉害,明显是刚才在“证明诚意”的时候被用力拧的,并且舞的两边乳头上都被夹了一个钢夹

    ,钢夹后面还吊着一个小锤子,将她的乳房拉得往下垂。舞的阴部更惨,两边阴唇上都被夹了3个钢夹,阴蒂上还被绑着鱼线。八神将舞的

    双手绑在背后,把她乳头上的夹子取掉,然后双手在舞的双乳上乱揉乱摸,并哈哈大笑道:“真不愧是不知火舞小姐啊,乳房吊了那麽重的

    东西,还是这麽坚挺有弹性呢。”舞无法反抗,只能用沈默表示自己的不满。八神突然往舞的乳头一捏,一扯,再用力一拧,痛得舞大叫起

    来。

    “你超时了哦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八神笑道,“我们已经大发慈悲给您1分锺的时间去还回孩子,您却用了3分锺,要接受惩罚哦。”陈

    国汗他们也笑了起来,齐声道:“没错没错,要惩罚。”

    “那是因爲……呀啊!!!”舞刚要辩解,但八神用力将她阴唇上的钢夹扯下来,继续笑道:“不接受任何理由哦,任务没完成,就一

    定要惩罚。”说罢,将剩余5个夹子也一个个扯了下来,每次舞都痛得惨叫流泪,并全身颤抖。“够了吧!惩罚完了吧!你高兴了?!”舞

    含着泪水哭喊道。她并紧双腿,双手由于被绑在背后,无法用手揉搓减轻阴部的痛楚。八神若无其事地说:“什麽啊?刚才我只是好心帮您

    减轻痛苦,既然不知火舞小姐不接受在下的好意,在下唯有还原了。”说完便将6个钢夹重新夹到舞的阴唇上,舞用不屈服的眼神瞪着八神。八神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好了,接下来该怎麽惩罚不知火舞小姐呢~~~?”舞这时突然往飞机上的厕所跑去,“呀!”的一声,又停了

    下来,是八神拉紧了绑在舞阴蒂上的鱼线,“不知火舞小姐,惩罚还没开始呢,您想跑去哪?”舞说道:“我接受惩罚,先让我上厕所。”

    八神和陈国汗他们沈默了一下,都哈哈大笑起来,八神说道:“不行哦,还没接受惩罚呢。”舞急道:“让我上厕所,然后我会乖乖受罚的。”八神突然灵机一动,说道:“上厕所是要尿尿吧,那便惩罚你这里吧,说完指了指舞的阴部。”舞惊恐地说道:“不,不,不是说好…

    …”

    “放心吧,我们不会强奸您的。”八神笑道。说完,他拿来两根长绳子,分别绑住舞的两边大腿,打开飞机上的窗玻璃,笑道:“不知

    火舞小姐还没感受过窗外的风景吧。”说完,把两根绳子的另外一端绑在窗户的两侧,舞知道了八神的意图,恐惧地说道:“不要,不要,

    我不要……”八神将舞整个人抱出窗外,笑道:“别害怕,绳子很牢固,不会断的。哦,在外面可不许尿出来哦,汙染环境也是要接受惩罚

    的。好好享受吧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说罢两手一放,便将舞扔了出去。

    舞此时的状况可说是难堪到极点,大腿上的绳子将一丝不挂的她悬吊在空中,头朝下,向上露出阴部,阴唇上还夹着钢夹,双腿被迫大

    大张开着,正好让飞机上的人们一览无遗,八神在飞机上除了观赏舞的耻态之外,还时不时地拉紧鱼线。舞除了忍受这些痛苦之外,还要忍

    住不能失禁,否则肯定又要遭受更残忍的处罚。

    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八神享受够了舞的耻态和尖叫声,也差不多到达目的地了,八神将舞拉回窗口,舞此时已经接近崩溃了,大腿根

    部不断痉挛,显然是憋尿已经到了极限,她不断地哭叫道:“够了吧!够了吧!够了吧!!!”八神狰笑道:“够了够了,惩罚结束,现在

    就让不知火舞小姐上厕所吧。”说完,却残忍地将舞阴唇上的钢夹扯了下来,这次是一下子把6个全扯下来。

    “啊!!!!!!”舞惨叫一声,阴部的剧痛终于使她忍受不住,她终于失禁了,大力地往窗外喷尿,八神大笑着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

    姐在表演空中喷泉啊。”陈国汗他们也都拍手叫好,舞在强烈的屈辱之下,痛哭起来。

    舞回到机舱,阴部还在痉挛着,八神又继续揉拧她的乳房和乳头,舞丰满而有弹性的乳房使他爱不释手,他边玩弄边说道:“不知火舞

    小姐的喷泉表演足足持续了半分锺呢,真了不起啊。”舞流着眼泪,用仇视的眼神瞪着八神,骂道:“禽兽!”八神仿佛没听见,说道:“

    不知火舞小姐,刚才你随地小便了哦,所以待会还要再次接受惩罚。”舞哭喊道:“谁会怕你!有什麽招尽管使出来吧!”飞机到了,八神

    将舞带到擂台,对舞说道:“以后,这里就是表演的场所了,打赢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了,不过,打输了就得接受惩罚游戏哦。”他顿了顿,

    奸笑说道,“当然了,规则都是由我定的。好了,先回去继续我们刚才的惩罚吧,这回惩罚的内容是‘俄罗斯轮盘’。”舞已经停止哭泣,

    她知道,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淩辱虐待会加在她身上,等待她的将是无边的淩辱地狱。“我绝对不会屈服的,绝对。”她对自己说道。

    还是在同一地点,场下已经座无虚席,等待着主角的出场。

    八神已经站在了场上,见观衆的情绪已经调动得差不多了,于是高喊一声:“请各位用最热烈的掌声,欢迎我们的主角——不知火舞小

    姐登场!”顿时场下掌声不停。不知火舞在陈国汗的“陪同”下,面无表情地走到八神的身边,灯光全都照在舞的身上,只见舞身披长袍,

    背负双手,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。

    八神继续说道:“不过,今天并不是我们不知火舞小姐比赛的时候。大家知道,不知火舞小姐在一星期前的擂台赛败北,根据规则,我

    们今天要对她进行惩罚的游戏,首先请大家观赏不知火舞小姐美丽的裸体吧。”说罢,他笑着将舞身上的长袍解开,原来舞身上除了这件长

    袍之外便什麽也没有穿,八神将长袍一扯,舞顿时变成一丝不挂,场下掌声再次响起。原来舞刚才背负着双手,也不过是因爲双手早就被反

    绑在背后。

    八神一把搂住舞,两手不停地在舞的乳房上挤捏,舞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抵抗,冷冷地骂了一声:“禽兽!”八神哈哈一笑说:“看来

    不知火舞小姐并不会很配合我们的游戏啊,不过没关系,我们保证今天是在场所有人终生难忘的日子。当然,也包括不知火舞小姐自己。”

    说罢双手捏住舞的两个乳头,往前方一拉,舞的乳房被拉得变了形,随即双手一放,舞的乳房又“弹”回原状,虽然不痛,但被玩弄的屈辱

    感还是使舞气得别过头去,惹得全场哄堂大笑。欺负完了舞的巨乳,八神又将手伸向舞的阴部,舞下意识地夹紧双腿,出乎意料地,八神“

    饶过”了舞,笑道:“好吧,待会我们再来开发不知火舞小姐的小穴吧。”

    “下面进行惩罚游戏的第一个环节。”八神说道,“第一环节是一场非常有趣的小擂台赛,不知火舞小姐上次擂台赛表现欠佳,有必要

    对此进行增强锻炼。不知火舞小姐,请上擂台吧。”舞知道抗议和反抗都是没用的,只会给这群人带来更大的玩乐而已,她咬咬牙,冷冷地

    看了看八神和场下的观衆,跨进了擂台,在伸腿跨进去的时候,台上的屏幕突然清晰地显现了舞的阴部,八神笑着说道:“爲了使各位观衆

    更加清楚地观赏,我们将全程追蹤播放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。”看着屏幕上自己阴户大开的耻辱样子,舞一言不发地走进擂台。

    “不知火舞小姐的对手是,陈国汉先生。”八神一番话又引来观衆的一阵笑声,八神继续说道:“不过,既然是惩罚游戏,这次不知火

    舞小姐将全裸上场,并绑住双手进行擂台战。”这个不用说谁都知道,八神顿了顿,“并且,场上有一个特殊机关,各位和不知火舞小姐都

    不知道。”观衆于是都来了劲,纷纷猜测这擂台有什麽玄机。

    于是,“迷你擂台赛”开始了,舞虽然被绑住双手,但由于实力比陈国汗强出许多,一时之间陈国汗也占不到什麽便宜,不过舞只能用

    双腿攻击,阴部频频暴露在观衆面前,有些观衆则干脆不看擂台,而直接欣赏屏幕上的阴部特写。

    八神不失时机地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真是个暴露狂呢,裸体上场还不够,竟然自己向别人展示自己的小穴。”舞听到这般无耻的话羞

    愤交加,一时分神,被陈国汗从后方抱住。陈国汗双手往舞的乳房上一抓,舞赶紧身子一缩,向前逃开,但只见舞的两个乳房上各留下了五

    个手印,陈国汗猥琐地笑道:“手感真不错。”舞羞辱之余,看了看周围,发现八神站在离自己很远的后方,而前方出口的大门不知爲何竟

    敞开着,虽然自己双手被缚,但凭那些观衆是奈何不了自己的。

    如果自己此时奔往大门,说不定可以逃走这个地狱。虽然如果逃走不成可能会有更加恐怖的惩罚,不过舞还是决定冒险一试。

    舞向陈国汗踢了过去,陈国汗躲避不及,被踢倒在地,舞抓住这时机,準备跳出擂台,只见八神嘴角一笑,“啪”地一声,舞一声尖叫

    ,倒在地上,八神走到舞的跟前笑道:“这就是我们的特殊机关了。这个擂台的柱子和边绳都是通电的,只要我一按这个按钮,便会有高压

    电放出哦。”说罢得意地将遥控器在舞的眼前晃了晃,心里却暗暗叫道:好险。

第三章

舞又一次从希望到绝望,终于禁不住放声痛哭起来。

    八神笑道:“我们的冰山美人终于也会哭了。”舞从一上场冷冰冰的形象就使得观衆更加按耐不住,越是不屈,观衆就越想看到她受欺

    负,越想看到她屈服的样子,此时观衆都兴奋得放声大笑,观衆的笑声使得舞更是屈辱,哭得更是凄惨,任由八神和陈国汗将她拉进场内。

    八神说道:“看来不知火舞小姐真的很喜欢电击呢。”说罢和陈国汗都戴上了绝缘手套,舞再次进入了电击的地狱,一次次被推到擂台

    边上遭到电击,一次次又被从地上拉起来,陈国汗甚至还将舞硬往边上按。场上不断响起“啪啪”的电击声和舞痛苦的惨叫声,到后来只能

    听见场下观衆如雷的欢呼声了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,八神眼珠一转,对几乎已经动不了的舞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好像还没怎麽享受过呢。”舞恐惧地说道:“不要,

    不要……”八神和陈国汗将舞抬起来,把舞双腿分开,让舞的阴部“骑”到擂台的边绳上,舞发出更加痛苦的惨叫……连续电击了几分锺后

    ,舞整个人晕了过去。

    舞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还在擂台上,不出意料,八神和陈国汗又开始了表演秀,舞现在的姿势是:面向观衆,双腿挂在擂台上面第二

    根边绳上,当然,电击机关已经关掉,八神和陈国汗各扶着她一条腿,往两边大大分开,阴部一览无遗,同时当然不断地玩弄她的乳房,陈

    国汗是用力挤捏整个乳房,八神则是拧和拉扯乳头。

    舞两边的乳房承受着不同的痛苦和屈辱,但双手被绑在背后,双腿又被两人拉住,舞此时可说是真正意义上的“任人宰割”。八神还不

    时地拨开舞的阴唇,突然,舞再次一声尖叫,陈国汗居然将大拇指用力捅进舞的肛门!

    陈国汗狰笑着说道:“哈哈,屁股开花了,哦不对,是屁眼开花。”舞气愤地往陈国汗脸上吐了一口唾沫,陈国汗狰笑着将大拇指又捅

    进半寸,舞肛门又一阵剧痛,拼命挣扎但身体被固定住,陈国汗笑道:“看你往哪逃。”舞突然看到地上一件东西,她咬咬牙,右腿用力往

    地上一踩,顿时场上三人都尖叫起来。原来是那个电击机关遥控器,刚才八神一时大意,迫不及待地去玩弄舞,随手把遥控器扔在地上。但

    是八神和陈国汗受到的电击只是从舞身上间接传来的,舞这个玉石俱焚的方法,其实受到电击最重的还是她自己,但陈国汗承受能力实在太

    差,竟然晕了过去。

    八神看了看陈国汗又看了下倒在地上的舞,露出狼一般的眼神,冷冷说道:“好吧,不知火舞小姐打倒了陈国汗先生,现在进入惩罚游

    戏第二环节。”八神看了看场上的观衆,一个个都意犹未尽的样子,马上又恢複了“绅士风度”,笑着说道:“各位请放心,第二环节绝对

    比第一环节还要精彩刺激。现在就请不知火舞小姐进行另一场特训吧。”几个黑衣人抬上一张台子,放在擂台下朝向观衆的一边,紧贴着擂

    台,台子上方的高度与擂台齐平,台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拷环,相隔大概一米半。黑衣人将舞拉到擂台边上,将她双腿从擂台下方两根边绳

    的中间拉出擂台外,舞拼命反抗,但丝毫不起作用,舞被拉成仰卧姿势,但脚踝被分别固定在台子左右两边的拷环上,这样舞的下半身就从

    下面两根边绳中间“伸出”擂台。

    八神将舞的双手松绑,但将她双手伸过头顶。走下擂台,突然按动遥控器按钮,舞的腰部靠在下方的边绳上,突然遭到电击,“啊”地

    一声惨叫,身体猛地向上挺起。

    现在,舞的姿势是,双手向后撑住,成爲拱桥姿势,擂台最下面的边绳就在她腰部下方一两厘米处,由于脚踝被固定在台子两边,所以

    双腿被迫向两边打开成120°角,从观衆那边看,舞的身体成了一个倒y字。不用说,屏幕上显现的是舞毫无保留大开着的阴部。

    八神笑道:“很好,不知火舞小姐就保持这个姿势吧。”即使舞是个女格斗家,这个姿势也使她极爲难受,双手向后方伸出并且不得不

    伸直撑住,不一会儿就酸痛难耐,舞的手突然一下放松,身体也随之下沈,但后腰刚碰到边绳,马上又惨叫一声,再次撑住。

    八神手伸向舞的阴部,随意地玩弄,舞突然身体又往下一沈,说时迟,那时快,八神的手顿时离开舞的身体,只听见舞的再一次惨叫,

    八神笑着:“不知火舞小姐,这招对我已经不管用了哦,这可是对你的手臂力量的特训,好好的接受吧。”场下再次传来笑声。

    八神笑着再次将手伸向舞的阴部,这次舞再也不敢松开支撑着自己全身重量的双手。八神笑着向观衆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好看

    吗?”

    “好看啊。”

    “那就让大家再看清楚点吧,不知火舞小姐的阴毛好像挡住了大家的视线了啊,我们拔掉吧,好吗,不知火舞小姐?”舞心中生出强烈

    的恐惧感,但她知道无论争辩还是求饶都是没用的,她冷冷道:“要怎麽样样就怎麽样吧。”舞的阴部突然一阵剧痛,八神已经拔下她一小

    撮阴毛,但舞还是忍痛一言不发。八神接下来故意将舞的阴毛一根一根慢慢地拔,观衆也从大屏幕上清楚地看到舞的阴部逐渐变得光秃秃,

    舞一开始还能忍住痛,到了后来终于忍受不住,疼得直流眼泪,每被拔出一根阴毛就惨叫一下,不时还被边绳电击到。场下观衆却自然是叫

    好之声不绝。

    过了接近一个小时,舞的阴毛终于被拔光了,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成了白虎了。”观衆看着舞的阴部,也都哄堂大笑,舞拼命想

    要并紧双腿,但却无法做到,还不得不保持着耻辱的姿势,强烈的屈辱感使得她不断啜泣,哭喊道:“不要看,不要看。”八神捏了捏舞的

    阴部笑着说道:“这麽漂亮的阴部,不看岂不是太浪费了,让我们更仔细地欣赏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吧。”八神拿出一个扩张器,轻易地插

    进舞的阴部,并把扩张器打开,这样,大屏幕上就清晰地显现出被扩张后的阴部,八神拿起一个小手电筒,灯光照进舞的阴道内,观衆仿佛

    都停止了呼吸,也都忘了欢呼,一个个都只自言自语道:“太完美了。”连八神也看得出神了,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,继续笑着道:“不知

    火舞小姐的里面是漂亮的粉红色啊。”舞在一大群男人面前暴露出自己作爲女性最爲私密的部位,听着八神的评头论足,只能无声地流泪。

    过了许久,八神才把扩张器取下,他再次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阴部我们已经观赏得差不多了,不知道她的屁眼是不是一样的美丽呢?”说罢关掉了电击机关,舞也终于倒了下去,但是,另一轮的淩辱却马上就要上演。

    八神将舞固定住的脚踝释放,但马上又将其固定,只不过左右调换了位置,使得舞的身体从原来的仰卧变成俯卧,双腿还是120°打开。八神再次残忍地打开了电击开关。

    舞再次受到电击,她此时想站起来,但是她忘了,不仅是最下面的边绳,中间的边绳也是通电的,结果自然就是再次受到电击,使得她

    不得不用手撑住地面。

    不过这个姿势比起刚才的拱桥已经是莫大的舒服了,但是现在的姿势却是比刚才还要难堪,舞现在呈“狗趴式”地撑着,向后方撅起屁

    股。

    八神当然不会让她一直“舒服”下去,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这个姿势……是主动要求惩罚吗?好吧。”说罢边站在舞的后面,开始拍

    打舞的屁股。虽然不会很痛,但却使舞産生了另外一种不同的耻辱感。八神虽打得起劲,但见观衆反应似乎不是那麽热烈,显然这些观衆更

    愿意看到舞受痛苦的样子,越是痛苦他们才越是高兴。

    八神于是说道:“现在我们开始观赏不知火舞小姐的屁眼吧。”看了看擂台上还晕着的陈国汗,“陈国汗先生好像对不知火舞小姐的屁

    眼很感兴趣啊,可惜他这次是看不到了。”说罢,双手分开舞的双丘,舞的肛门就显露出来了。

    八神拿出一根细长的玻璃棒,往舞毫无防备的肛门插进去,舞痛得大大惨叫一声,八神却不停下,一直插到几乎整根玻璃棒都进入舞的

    肛门了,只露出外面的一小截,然后便抓住那一小截,不停地动,舞痛得惨叫不绝,却又无法乱动,过了好一会,八神见观衆都露出满意的

    神情,才停下来。但没有将玻璃棒取出,却在后面一截上绑上一段布条,说道:“现在请不知火舞小姐表演摇尾巴吧。”舞自然没有理睬,

    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不肯摇吗?那只好由我来帮你了。”说罢便又继续摇动玻璃棒,这次摇得更快,还不停地往舞的肛门更深处刺入

    ,在非人能承受的痛苦和屈辱下,舞终于承受不住,她哭喊道:“不要弄了,我摇,我摇。”八神放开了玻璃棒,说道:“好吧,那就请不

    知火舞小姐表演吧。”舞开始努力地左右摇动屁股,由于肛门插着玻璃棒,每摇动一下都使得肛门一阵疼痛,即使如此,她仍然不敢停下,

    继续努力地摇着,玻璃棒的恐惧感使她已经顾不上耻辱和尊严了。

    摇了差不多10分锺,八神才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摇得不错啊,看在你尾巴的份上,第二环节就结束了吧。”说罢在舞的屁股上重重地

    捏了一把,舞痛得大叫一声。

    舞终于“重获自由”,八神一手玩弄她的乳房,一手继续轻轻摇动舞肛门上的玻璃棒。舞此时虽然没有被绑住,却也不敢再反抗了,只

    是低着头,默默地啜泣。

    八神说道:“好了,现在进入惩罚游戏的第三环节,也是最后一个环节。”说罢摸了摸舞被拔光了毛的阴部,突然狠狠地往舞的大腿内

    侧掐了一下,大腿内侧也是人体脆弱敏感的部位之一,舞痛得大叫一声,八神说道:“这回是对不知火舞小姐耐力的特训。”于是几个黑衣

    人搬来另一个台子,这张台子比之前那张要大许多,有6个拷环,后面有一架奇怪的机器。舞被抬上台子,后面4个拷环分别固定住了她的脚

    踝和小腿,前面两个固定住了她的手腕,这样,舞的手脚就都完全无法活动了,整个人“跪”在台子上。

    八神抓住舞肛门的玻璃棒,向外拔出,又向里插入。舞刚才虽然已经被折磨得向八神求饶,并做出“摇尾巴”这样羞耻的事,但那是刚

    才实在太痛苦,舞坚强的性格和强烈的自尊使得她不会轻易屈服,只见她咬紧牙,显然在拼命承受,但她还是忍住一声不吭,不给这些羞辱

    她和看她羞辱的人增添快感。

    八神玩了一会,问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好玩吗?”舞狠狠地说道:“你们这些禽兽。”八神无奈地摇了摇头,看来要让舞真正屈服不

    是件简单的事。但这也更激起了他虐待舞的兴致,他抓住舞的头发,把她往前方拉,直到身体再也无法向前。

第四章

现在舞的姿势是,跪在台子上,双手也被固定在台子上,屁股向后挺起。后方的机器有一根向前伸出的大概10厘米的钢制棍子,棍子表

    面有着像螺丝一般的条纹,八神将其顶在舞的肛门,舞拼命想逃脱,但她已经无法向前移动。

    八神却只是将棍子插进舞的肛门一点点,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不用太心急,待会再慢慢享受吧。”这时,棍子虽然没有深深插入舞

    的肛门,但舞也无法让棍子离开自己的肛门。

    八神继续解释道:“后面这根棍子,可是高科技産品哦,它有两处感应压力的地方,前端只要持续1秒锺感应到压力,这根棍子就会放

    电,放心,不知火舞小姐现在的姿势刚好不会使它感受到压力。”八神顿了顿,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,“但是后端这里却是相反哦,只要持

    续1秒锺感受不到压力,嘿嘿,同样也会放电。聪明的不知火舞小姐,应该知道怎麽做了吧。好了,开始吧。”说罢便按动了开关。

    这个机器实在是邪恶,如果舞不自己使身体向后退,使得棍子深插进肛门,后方的感应器就感应不到压力,但如果棍子一直深插着,前

    方的感应器又会一直感应到压力。这就使得舞只能不断地后退前进,每次使得棍子深插进肛门后,就得向前抽出,整个过程还不能超过1秒。

    舞拼命地重複着“插入,抽出,再插入,再抽出”的过程,她也知道她现在的动作是多麽的耻辱,但只要稍微一停下来,肛门就马上会

    被电击。

    八神笑着说道:“想不到不知火舞小姐是如此淫蕩啊,居然在大庭广衆面前自己做出这麽不要脸的动作。”舞此时已经没有余力去和八

    神争辩了,只能继续“专心”地“表演”。

    八神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吗?不知火舞小姐。这个机器,我们可是专门用来对付一些不听话的女人的。哪个女人不听话,只要这样持续

    一个小时,即使她之前再厉害,也会变得像个小绵羊一样哦。不过,我们对不知火舞小姐可是充分相信,这次就让不知火舞小姐持续两个小

    时吧,并且,1个小时之后还会增加难度哦。”在这期间八神不断地用语言羞辱舞。过了一个小时,八神笑道:“真不愧是不知火舞小姐,

    竟然连一声都不吭。接下来,不知火舞小姐可要继续忍住哦,不要让我们失望了。”说罢,按动机器上的一个按钮。

    “啊……!!”舞一声尖叫,后面的棍子居然高速旋转起来,观衆此时也才明白棍子上的螺丝纹的用意,原来是用来“钻”肛门的。“

    呀……啊……”舞再次惨叫一声,八神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上面的电击功能可没有取消哦。”这次,舞承受的痛苦要比刚才

    更加强烈上百倍,刚才虽然也很难受,但还只是抽插,现在却像是用一把电钻在不停地钻她的肛门。不出一小会,舞已经全身冒汗,过了大

    约10分锺,舞终于承受不住,再次惨叫起来。

    观衆也被眼前的淫靡场景完全吸引住了:一个裸体的绝色美女,一边哭喊和惨叫着,一边不断地跟棍子做“活塞运动”。这时每一个人

    ,都张大了嘴巴,流出口水都忘了擦,连八神也忘了要“主持游戏”,原本喧闹无比的擂台场现在只听得见舞的惨叫和哭喊声。

    所有人也都忘记了时间,只顾着欣赏眼前的暴虐美景,直到2个小时后,机器的电用光了,八神才回过神来,此时舞已经什麽也感觉不

    到了,只是身体还在继续不断前后抽插,当八神将她从机器上放下来的时候,她也终于脱力而晕倒了。

    八神对观衆说道:“今天的惩罚游戏就到此爲止了,谢谢各位。请关注下一次的擂台赛。”观衆也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擂台场。正如八

    神所言,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终生难忘的,对舞来说是地狱,而对其他人来说,则是天堂。

    一星期后,擂台场上又想起了八神的声音:“第二次擂台赛开始。”这时舞走上擂台,这次她一上场就是全裸的,乳头上也被穿刺了乳

    环,脖子上戴上了项圈。出乎意料的,八神宣布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直接挑战失败,现在开始惩罚游戏。过来吧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

    “是。”舞低着头,毫无反抗地走向八神,看得出已经完全屈服了。

    “让大家看看你的“那个”表演吧。”舞低下头,面向观衆,跪在地上,双手伸向自己的阴部,当衆自慰起来,只见她动作越来越快,

   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看来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了,但突然,舞的动作完全停止了,双腿不停地颤抖,小穴也不停地一张一翕,表情极爲难受,

    似乎拼命在忍耐无法高潮的痛苦。

    观衆看得目瞪口呆,八神满意地点点头。过了几分锺,八神又说道:“再表演一次。”舞于是又重複了刚才的表演,在快要高潮的时候

    又停止,这次舞已经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   几分锺后,舞又被命令再次表演,但这次在最后,舞无法停下,终于“啊”地一声,达到了高潮,她恐惧地望着八神,说道:“不,不

    是,请原谅我。”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看来很爽呢,连要说什麽都忘了。”舞恐惧地摇摇头,说道:“请……请惩罚我吧。”八神

    从拿起电击棒,扔到舞的脚下,说道:“既然不知火舞这样要求了……就惩罚一下你的阴蒂吧。”舞恐惧地哀求道:“求求你,不要。”八

    神说道:“不要啊……那就惩罚你的屁眼吧,这次电力可是充足得很,就让你坚持5个小时吧。”舞听完说道:“不要,不要……请惩罚我

    的阴蒂吧。”说罢,舞用颤抖的手捡起地上的电击棒,打开了开关,只见她全身颤抖,眼泪直流。左手拨开阴唇露出粉嫩的阴蒂,右手颤抖

    地将电击棒伸向自己的阴蒂。

    她看了看旁边的八神,绝望地把眼睛一闭,右手一伸,“呀……”一声惨叫,整个人倒在地上颤抖哭泣。

    “还不够啊!!!”

    “再来一次!!”场下观衆声音此起彼伏,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大家还想叫你再来一次呢。”舞痛哭道:“不要了,不要了…

    …”八神说道:“那……”指了指旁边的机器,舞哭道:“明白了,我,我再来一次。”又再次亲自“惩罚”了自己的阴蒂。

    “还有奶子呢!”

    “是奶头,奶头,我要看电击奶头!!”

    “快惩罚一下你的屁眼吧!”观衆还不满足,变本加厉地要求道。舞已经哭成了泪人,她看了看八神,又看了看旁边的机器,一边哭喊

    着把电击棒伸向自己身上各处部位……

    就这样不断重複着“不高潮自慰”的表演和“高潮惩罚”,4个小时后,八神说道:“好了,现在是最后一个惩罚了。”说罢将两个电

    击棒分别插进舞的阴道和肛门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请表演‘当场晕倒’吧。”舞啜泣着打开了电击棒的开关,只见舞的身体在擂台上

    不停地翻滚跳动着,1分锺后,舞关掉了开关,哭道:“求求你,饶了我吧。”八神说道:“看来只好帮你一把了。”说罢将舞的双手和双

    腿拉向身后,并绑在一起。八神再次打开了电击棒开关,这次,舞只能惨叫哭喊着在地上挣扎。

    虽然极其痛苦,但舞是一个女格斗家,忍耐能力和意志都超人一等,这使得她需要忍受更大的痛苦,足足过了5分锺,舞才终于晕了过

    去。

    八神笑着说道:“谢谢各位,下一次的擂台节目是‘不知火舞大战20名黑人’,欢迎观看。”村庄中的人高兴极了,因爲他们村的恩人

    ——不知火舞小姐要来看望他们。果然当天中午,舞的直升飞机从天而降。“不知火舞小姐,见到你真是太好了。”村民们忙不叠问候道,

    “上次走得那麽匆忙,我们还来不及感谢你呢,我们带你参观一下这里吧。”

    这样,舞度过了“自由”的半天:没有八神,没有陈国汗,没有黑衣人,也没有观衆,身边只有一群善良的村民。舞几乎感觉自己似乎

    又回到正常的生活,但是她也知道,八神让她来到这里,多半有什麽特别的目的。

    当日晚上,舞回到旅馆,关上浴室的门正準备洗澡,见八神已经等在里面了。舞正打算出去,却被八神一把抱住。八神道:“不知火舞

    小姐,今天玩得开心吗?我们继续开心一下吧”舞挣扎道: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八神笑道:“放心,不会有人看到的。还是说,他们的命都

    没所谓呢?他们可是都把你当成救世主一般呢。”舞知道若是违抗,八神便会对村民下毒手,这也是八神不担心她逃跑的原因。

    “好了,不知火舞小姐,你该不会打算穿着衣服洗澡吧?”八神笑道。舞刚把衣服脱光,八神看着裸体的舞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

    身体,无论什麽时候都是那麽美丽,让人一看就想欺负呢。”说罢伸手拧了拧舞乳头,舞痛得“啊”的一声,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实

    在是太可爱了,好了让我帮你洗澡吧。”

第五章

舞仍然不敢反抗,任由八神在自己身上肆意玩弄,八神玩了一阵,拿出一把小刷子说道:“好了,外面洗干净了,该洗一下屁股了。”

    舞一见知道八神的目的,身体一阵颤抖,八神说道:“好了,知道该怎麽做了吧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舞四肢撑地,屁股努力向后撅起,阴部

    和肛门从后方一览无遗,任由八神将小刷子伸进自己肛门和阴部。八神“洗”了好一阵子,舞几乎快撑不住了,双腿不住颤抖,眼泪直流。

    八神见舞被折磨得差不多了,才满足地拍了拍舞的屁股,说到:“好了,不知火舞小姐,今天就洗到这里吧。”

    到了睡觉时间,八神指了指地上的装置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看我爲你想得多麽周到,这是你最喜欢的睡觉器哦。”这个睡觉器,

    平时是专门用来防止女人睡觉时逃跑的,上面有四个铐环,用来固定住舞的四肢,另外有三个夹子,分别用来夹住舞的乳头和阴蒂,只要舞

    的手脚稍微一用力,三个夹子马上就会産生电击。这个装置也可以用来做舞战败后的惩罚游戏,比如将舞固定住拔阴毛,看着舞一边承受被

    拔阴毛的痛苦,一边还要忍住手脚不能挣扎,身体敏感部位还不时遭到电击……即使在舞最没有屈服的时候,每次拔毛拔到最后都还是会哭

    着求饶。不仅观衆喜欢这个节目,八神自己也喜欢,但是自从舞不再反抗后,八神也就没有玩过这个游戏,对一个不会反抗的女人玩这种游

    戏是体现不出乐趣的。

    舞看了看地上的“睡觉器”,将身上的衣服脱光,躺在睡觉器上,双腿向两边分开到差不多成120°,双手向两边伸开,成“大”字那

    样躺着。八神将她四肢固定住,再把几个夹子夹好,自己也去睡觉了。八神此时并没有太多玩弄舞的兴致,他更期待的是明天……

    第二天上午,舞又陪着村民们在村子散步,八神还是照样没有跟来。走着走着发现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,双手抱着两个女人,旁边几个

    男人抱着手躺在地上。原来这个大汉想要调戏女人,于是跟村里的男人打了起来,村里的男人完全不是对手,几下就被打倒了。两个女人挣

    扎着,却被那大汉死死抱着,大汉一面抱住女人,一面用脚踩着地上的男人,嚣张地说道:“叫爷爷,叫爷爷就不和你们计较。”

    “停手!”舞大喊一声,说罢出其不意往那大汉身上踹了一脚,那大汉一下飞出几米远,刚要叫骂,只见眼前竟是一个绝色美女。他咽

    了咽口水,说道:“小妞,陪大爷过几招如何,大爷让你一只手。”舞轻蔑地说道:“本小姐让你两只手。”那大汉哪里受得了这等侮辱,

    大吼一声,朝舞飞奔过去,舞若无其事地飞出一脚,正好踢中那人裆部,那人痛的双手捂住下身。“太好了,不知火舞小姐,有你在真是太

    好了。”几个村民感谢道。

    舞此时又回複到从前那个行侠仗义的女格斗家了,她将那大汉踢倒在地,踩住那大汉的后背,说道:“就你这点功夫,给本小姐提鞋都

    不配,给我滚!”说罢往那大汉屁股一踢,那大汉飞了出去,连滚带爬地逃跑了。“无论如何要守护这里的人们。”舞暗自下了决心。

    当天下午,舞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,忽然听到一声:“不知火舞小姐上午好威风啊。”舞回头一看,竟然是那个大汉和陈国汗。舞吃了

    一惊:“你们……”陈国汗说道:“他是我的兄弟,不知火舞小姐居然给他难堪,这口气怎麽咽得下去啊。怎麽样,不知火舞小姐,陪个礼

    道个歉,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如何?”这时一个村民刚好路过,一见那个大汉,说道:“怎麽又是你,上午被不知火舞小姐教训得还不够

    麽?”舞心想这里可不能示弱,否则他们不知道还会有多嚣张,说道:“本小姐限你们3秒锺之内离开这里,否则我可要不客气了。”

    陈国汗很久没见过舞那敢反抗的样子,脱口说道:“臭婊子,我看你是不想活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只见舞已经闪到他面前,朝他打出一

    拳,幸得陈国汗反应也不慢,忙举起手一挡,也不由得退后了几步。陈国汗摸了摸还在发疼的右手,狠狠地说道:“好啊你,咱们走着瞧。”说罢就跟那大汉离开了。

    “这下算是跟他们闹翻了。”舞暗忖道,但她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,“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伤害这里的人。”

    果然,当舞回到旅馆时,八神和陈国汗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,舞知道八神和陈国汗今晚不会让自己好过的。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

    今天好神勇啊。”舞冷冷地“哼”了一声,八神指着窗外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要不要过来看一下。”舞走到窗边,八神顺手摸了摸舞

    的胸部,舞把八神的手一甩,说道:“别碰我!”八神先是一怔,随后边大笑着说:“不错啊,这才是我喜欢的不知火舞小姐嘛。”舞望了

    望窗外,几架直升飞机在空中盘旋着,八神说道:“只要我一声命令,马上可以铲平这里哦。不知火舞小姐不会认爲你一个人能保护整个村

    庄吧。”舞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听话就行了吧。”

    八神将手伸进舞的衣服里面,揉着舞的乳房。看着舞那厌恶而又不敢发作的样子,心里升起一阵满足感,果然这样的舞才更值得去狠狠

    地虐待和淩辱。

    玩弄了一阵,八神说道:“好了,又到了不知火舞小姐的洗澡时间了,今天可要好好地‘惩罚’一下不知火舞小姐呢。”

    三人进了浴室,八神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是自己脱呢,还是我们帮你?”舞冷冷说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说罢便慢慢地将身上的衣服一

    件件脱去,陈国汗笑道:“脱得真熟练啊。”舞不理会他的挖苦,将自己脱到全裸,左手捂住胸部,右手捂住阴部,虽然明知道这样是没用

    的。八神大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怎麽今天这麽保守了?你的裸体我们又不是没看过,害什麽羞啊。”说罢摸向舞的屁股,舞本能地将八神

    推开,八神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这麽不老实……没办法了。”说罢拿出一条绳子,陈国汗把舞的双手扭到背后,舞知道反抗也没有用,任

    由八神将自己的双手反绑在背后。

    这样,舞一丝不挂地站在八神和陈国汗面前,双手绑在背后,这幅摸样,任谁看了都会想要好好淩辱一番,就不用说是八神和陈国汗了。果然两人迫不及待地将舞抱过来,将舞扔进浴缸里,替舞进行“全身洗澡”。舞全身遭到不停的蹂躏,无法反抗,把脸别到一边,一声不

    吭是她唯一的反抗。“好了,洗干净了,不知火舞小姐应该很高兴吧。现在该是惩罚时间了哦。”八神笑着说道。

    八神见到浴室地上有两个小小突起的空心环,産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。他将舞的乳头和地上的小环用细线绑在一起,这样舞的乳头就固

    定在地面上了,而双手又反绑在背后,舞现在想稍微挣扎都办不到,只要不小心动一动,乳头便会被强力拉扯到。舞现在只能俯卧在地上,

    陈国汗抱住舞的腰部往上提,用自己的大腿支撑住舞的腹部,这样,舞的屁股便被迫朝后上方撅起,陈国汗更将舞的双丘往两边掰开。这样

    ,几分锺过去了,八神和陈国汗都没有别的动作,舞虽然没法回头,但也猜到他们一定是在欣赏自己的耻态,暗骂了一句:变态。

    舞猜得没有错,八神和陈国汗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舞的阴部和肛门。这的确是一道视觉盛宴,舞的两个洞从后方一览无遗,由于刚洗

    完澡,洞口都微微张开,上面还散发出水的光泽。虽然舞的身体早就看过,此时两人还是看呆了。过了一阵,八神说道:“好了,今天就惩

    罚一下不知火舞小姐的屁股吧。”

    舞只觉得屁股一痛,同时“啪”地一响,原来是陈国汗打了自己一下屁股。接着随着“啪啪”声,陈国汗继续不停拍打着舞的屁股,虽

    然并不是很痛,但这样脱光衣服给陈国汗打屁股,却使得舞感到无比的屈辱。八神则是继续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舞的阴部和肛门,忽然笑道:

    “不知火舞小姐每被打一下,屁眼都要收缩一下呢,真是有趣呢。”舞听了这般令人羞耻的话,咬咬牙,骂道:“只会欺负女人的家伙,你

    们这些人渣……呀啊……”舞话还没说完,突然发出一声惨叫,原来是八神用电击棒狠狠地电了一下舞的肛门。这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得舞身

    体强烈一颤,几乎要蹦起来——这时,舞的乳头还绑在地面上,被自己这麽一扯……“啊……”又是一声惨叫,舞感觉自己的乳头简直要被

    扯断了。“不知火舞小姐,接受惩罚的时候不能骂人的哦。”八神还是微笑道。舞恨得直咬牙,骂道:“卑鄙的家……呀啊……”八神又电

    击了一下舞的肛门,笑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还敢骂人吗?”舞果然不敢再骂了,咬着牙不开口。“呀啊……”肛门受到第三次电击,这回

    是陈国汗,说道:“我大哥问你话呢,怎麽不回答?”舞身体痛得颤抖,屈辱得说道:“知……知道了。”

    八神看着舞那刚受蹂躏的肛门,还在一下一下地收缩,笑着道:“看在不知火舞小姐美丽的屁眼的份上,今天的惩罚就到此爲止吧。”

    顿了顿,说道:“不过我们都有点累了,不知火舞小姐就这个姿势表演一下尿尿如何?”舞冷冷地说道:“休想。”八神说道:“那全村人

    的性命……”

    “少拿这个来威胁我,”舞冷冷说道,“你想要把我怎麽样就怎麽样,但休想要我做那种屈辱的事。你要是敢动他们,我以后就绝对不

    会再任你们摆布。”陈国汗道:“装什麽淑女?又不是第一次给我们看了。”舞不吭声。

第六章

八神说道:“我明白了,不知火舞小姐。也就是说,只是你不配合我们而已,但是我们要对你做什麽都可以是吗?没办法,既然不知火

    舞小姐不肯尿,只好由我们来帮助你了。”说罢拨开舞的阴唇,让阴蒂露出在外边,拿起电击棒狠狠地往上面电了一下,舞又是“呀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八神问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还是不肯合作是吗?”舞说道:“谁会尿?你们这两个变态!”八神耸了耸肩,电击棒继续往舞

    的阴蒂上招呼。“呀……啊……”舞不断惨叫着,一边还不停地骂道:“变态……呀……只会……啊……只会欺负女人……呀啊……的人渣

    ,本小姐……啊……呀……总有一天不会放过你们的……呀啊呀……啊……呀……啊……”在八神最后的连续电击下,舞终于承受不住,尿

    了出来,八神趁舞尿到一半,再次往舞的阴蒂上电了一下,舞再次惨叫一声,一股尿液竟向后方喷出几米远,八神和陈国汗见了都哈哈大笑。

    舞眼里流出屈辱的泪水,陈国汗笑道:“最后还不是一样要尿给我们看。”舞忍住眼泪,说道:“那是你们搞的,我没办法,但是你们

    休想让我屈服。”八神替舞的乳头“松绑”,刚才一直给绑着,再加上不时被拉扯到,舞的乳头已经有点红肿了,八神伸手摸了摸舞的乳头

    ,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的乳头,有点可怜呢,让人一看见就忍不住想要……”突然狠狠地拧了一下,“欺负一下呢。”舞别过头去,一声

    不吭。“好了,今天就玩到这里吧,之后还要更精彩的节目等着你哦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

    擂台场上又聚集满了观衆,他们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“重新找回斗志的不知火舞”。这次擂台的规则同第一次相同,同样是八神和陈国

    汗两人打舞一个,只要舞在规定时间内不被扒光衣服就算胜利。

    比赛的过程也和之前一场相似,舞双拳难敌四掌,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被扒了下来,比赛也逐渐变成了一场淩辱游戏。随着舞最后一件

    衣服被扒光,比赛以舞的失败告终。

    八神再次将舞双手反绑在背后(本人十分喜欢这个姿势),笑着说道:“好了,现在进入惩罚游戏了。第一回合,有请我们的嘉宾上场。”舞转过头一看,居然是村里被自己打跑的那个猥琐大汉。八神继续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现在要跟这位嘉宾对战,规则很简单,只要谁

    出擂台,谁就算输了。”顿了顿,笑道,“应我们嘉宾的要求,不知火舞小姐还要增加一点难度。”陈国汗将舞抱上擂台,拿起一根大概一

    米长的铁棒,将舞的双足分别绑在铁棒两端,这样,舞就只能叉开双腿,不能并拢,也几乎无法移动,观衆见到舞的狼狈样,也都哈哈大笑

    起来。陈国汗说道:“我也来增加一点难度。”说罢拿出一个振动棒,狠狠插进舞的阴部,笑着说道:“如果把这个东西掉在地上也算输哦

    ,加油吧,不知火舞小姐。”

    表演赛开始了,那大汉却不急着进攻,而是在一边欣赏着舞的样子:全裸、双手反绑、双腿强迫分开成大概60°,阴部还插着一根振动

    棒。他猥琐地着,对舞说道:“上次你说让我双手还能赢,不知道今天如何呢?”说罢朝舞腹部就是一拳,果然舞既无法招架,也无法闪躲

    ,被打得弯下了腰,那大汉说道:“还没完呢。”一把抓起舞的头发,不停用膝盖撞击舞的腹部,打到有点累了,才暂时放开舞。舞被打得

    几乎站不起身来,但是双腿无法弯曲,只能倚在擂台边绳上不住喘气。

    大汉对舞说道:“还记得上次你是怎麽打我的吗?”抓着舞的头发,将舞拉到擂台中央,“没错,是这样!”说罢便朝舞的阴部狠狠地

    踢了过去,舞痛得站不稳,向前扑倒在地上,那大汉踩着舞的脸,笑着说道:“上次你好像说我给你提鞋都不配,现在如何啊?”说罢往舞

    的屁股上一踢,舞整个人往擂台边角上飞去,头撞在边柱上。舞挣扎着爬起来,面对着那大汉,冷冷地说道:“打不过本小姐,也就只能在

    这种时候逞一下威风了,没用的家伙。就你也配给本小姐提鞋?”

    那大汉不料舞竟然如此倔强,又给舞说中事实,不禁恼羞成怒,走过去扯着舞的乳头,将舞往擂台中间拖,粗暴地玩弄舞的乳房,不一

    会,舞的乳房就给掐得青一块紫一块,乳头也给掐得红肿,那大汉还不解气,从后面抓住舞的屁股,将她整个人抱起来,由于身材相差太大

    ,这个动作显得轻而易举,那大汉将舞举到半空中,双手往左右一分,舞的双丘被掰开,肛门顿时一览无遗,那大汉抓着舞往下一压,同时

    膝盖猛的往上一顶,正好撞在舞暴露出来的肛门上。“呀啊……”舞发出这场表演赛的第一声惨叫,观衆席上响起如雷的掌声。大汉将舞扔

    在地上,只见舞痛得眼泪直流,身体直发抖,大汉笑着道:“说得那麽厉害,还不是给我玩完奶子玩屁眼?”舞倒在地上,瞪了那人一眼,

    说道:“你这种……这种人渣,给……给本小姐提鞋都不配!”

    那大汉看着舞这幅凄惨又倔强的模样,倒是不生气了,反而走上去把舞双足绑着的铁棒解了下来,他只当舞被自己这麽一番折磨,已经

    没力气了。不料舞咬咬牙,一腿朝那大汉踢过去,那大汉始料不及,正面吃了这一下。舞轻蔑地说道:“我早说过,就算让你双手你也不可

    能赢我。”说罢朝着那大汉攻了过去,那大汉显然没料到舞此时竟还如此神勇,忙不叠招架起来。舞虽然双手被绑,但打起来确是游刃有余

    ,刚要把那大汉踢下擂台,突然“啊”地一声,硬生生地把踢到半空的腿收了回来。

    那大汉吓出一身冷汗,只见舞双腿紧并,再仔细一看,原来是舞夹着的振动器突然振动起来,舞的腿只要稍微一张开,振动器非掉下来

    不可,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。舞回头一看陈国汗,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,愤怒地骂了一句:“卑鄙!”八神笑着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,时

    间不多了哦,超时了也要算你输,你知道的,表演赛不能完成任务的话,我们就杀掉村里一个孩子哦。”舞此时才露出恐慌的神情。大汉此

    时也是心有余悸,不敢再贸然进攻。

    大汉忽然说道:“臭婊子,我们协商一下如何?”舞问道:“什麽意思?”大汉笑着说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我不配给你提鞋吗?好吧,

    那我就要你帮我脱鞋。只要你做了,我就认输如何?”舞说道:“你休想!”大汉说道:“那时间就过去了哦……”舞愤恨地看着这人,却

    也无可奈何,只要对方不靠近自己,自己无论如何是赢不了的。舞咬咬牙,说道:“好。”说罢便缓缓走过去,此时一边要忍受振动棒的折

    磨,另一边还有夹紧阴部不让振动棒掉下来,舞连走一步都显得十分艰难。

    走到大汉面前,大汉说道:“要用你的嘴哦。”舞瞪了大汉一眼,只好跪了下来,将嘴凑近对方的鞋,但那大汉却不把脚抬起来,说道

    :“等等,我爲什麽要脱鞋?”舞不解,那大汉俯身在舞耳边说了几句,舞说道:“你……”那大汉又站起身,看着舞。过了半晌,舞用脸

    在大汉的鞋上擦了几下,说道:“大爷的鞋子给母……母狗的脸弄髒了,请让母狗把它脱下来吧。”那大汉大笑,提起一只脚,舞将嘴凑过

    去,咬着鞋后跟,那大汉又故意刁难,舞好不容易才把一只鞋脱了下来,正準备替对方脱另一只鞋,那大汉说道:“另一只鞋不用脱了,叫

    两声来听听吧,小母狗。”舞只得耻辱地叫道:“汪……汪……”

    “好了,给爷摇一摇尾巴吧。”舞转过身去,撅起屁股,艰难地摇了摇屁股,那大汉狂笑道:“真不愧是小母狗啊。”对準舞的肛门就

    是一踢,大笑道:“大爷留一只鞋就是用来踢母狗的,哈哈。”

    舞顾不得肛门的疼痛,说道:“好了,我都照做了,你认输。”那大汉笑着说道:“我答应你什麽?我忘了,不好意思啊。来来来,我

    们再打过。”舞躺在地上气愤地说道:“无耻!”大汉走过去,抓着舞的乳头,强行把她拉起来,另一只手抓向舞的阴部,说道:“没错,

    我就是无耻,怎麽样?”抓住舞的振动棒,用力摇了几下,舞差点站不稳,大汉又道:“这东西拔出来就算你输是吗?”刚想把振动棒拔出

    来,舞突然分开双腿,夹住大汉的手,用尽全力一跳,两人同时往擂台外飞去,舞在空中腿往下一蹬,那大汉直往地上跌落。

    舞也跌落在场外,振动棒终于掉了下来。

    八神笑着宣布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后落地,所以,恭喜不知火舞小姐获得胜利,惩罚游戏第一关闯关成功。”舞虽然赢了,但是却跟输

    没什麽区别,这场表演赛本来就是用力羞辱她的,八神的目的达到了,观衆也都大饱了眼福,就连那个大汉,站起身来也是一脸的满足,走

    过了踢了踢躺在地上的舞,说道:“小母狗,真带劲,不过没关系,我们以后还有大把时间玩。”舞不禁在地上痛哭起来,八神走到舞的跟

    前,一把抱起舞,说道:“好了,不知火舞小姐,不要撒娇了,还有下一场游戏哦。”舞虽哭着,却倔强地瞪着八神,说道:“有什麽招尽

    管使出来吧,谁会怕你?”

第七章

八神于是宣布道:“惩罚游戏第二回合开始。”说罢拿出一个遥控器一按,擂台中间升起两根铁棍和四个铐环。八神将舞抱到擂台中间

    ,替舞解开了绑住双手的绳子,但马上将舞的双手铐在后方的两个铐环,前方两个铐环则是铐住舞的双足,这样,舞现在的姿势是四肢固定

    在地上,背对着观衆,屁股向后翘起,就像青蛙一样半蹲着,两根铁棍正好顶住舞的肛门和阴部的洞口。八神用力将舞往下一按,舞“啊”

    的一声,双腿弯曲蹲了下来,两根铁棍都插进洞里,八神再将舞的屁股往上一抬,舞又回到原来的姿势。八神说道:“这就算是一次了,不

    知火舞小姐只要重複这个动作500次就可以了。如果10分锺内做不到500次的话,这个装置是会産生电击的哦。不知火舞小姐对我们的电击应

    该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吧。”

    观衆于是又观赏到养眼的一幕,舞不停地蹲下,站起,两个洞口也分别不停地被铁棍插入,拔出……当舞做到第500下的时候,四肢上

    的铐环自动解开了,但就在此时,之听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原来那两根铁棍竟然突然往上顶,撑着舞的肛门和阴部,将舞顶在半空中,

    全身重量都支持在两根铁棍上,痛得舞眼泪直流,八神走到舞跟前,笑着问道:“好玩吗?不知火舞小姐?”舞在半空中挣扎着:“放我下

    来,卑鄙的家伙。”八神说道:“我们想请不知火舞小姐表演一下当衆撒尿。”舞骂道:“休想!”八神笑道:“那麽没办法了,不过,10

    分锺到了哦。”说罢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。

    舞肛门和阴部同时受到强烈的电击,“呀啊……”惨叫声响彻整个会场,观衆齐声叫好,八神对舞说道:“不知火舞小姐不答应表演的

    话,电击可是会持续的哦。”舞被电得惨叫连连,双腿狂蹬,但丝毫无济于事,最后只能屈服道:“我,我知道了,我表演,所以,放我下

    来,放我下来,啊……”八神笑着按了按遥控器,将舞放了下来。

    八神又按了按遥控,场上升起另一座台子,上面也有四个铐环,却是左边两个连在一起,右边两个也连在一起,而且不是固定住的,八

    神将舞的左手和左足铐在左边一对铐环上,右手和右足铐在右边的一对铐环上。舞这时的姿势是,双腿呈m字型打开,观衆可以轻易看到她

    的阴部,但是双足可以小范围移动。舞知道全场观衆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阴部,八神和陈国汗更是近距离观察,而自己却要在这里当衆撒

    尿,这给她带来强烈的耻辱感。但舞也知道,不撒尿的话,八神和陈国汗是不会放她下来的,而且自己现在阴部完全暴露,光是保持这个姿

    势也有够羞耻了,舞把心一横,一股尿液喷了出来。“哇……”观衆席上一阵赞歎声。

    八神笑道:“如果单单是撒尿就太没意思了,不知火舞小姐顺便跳个舞吧。”说罢一按台下一个按钮。舞站在的台上突然被持续通电,

    舞尿到一半,足部突然遭受电击,“呀”地一声惨叫,拼命想逃开,可是双手双足被铐住,连站起来都办不到。只见舞在台上一边惨叫,一

    边痛哭,全身不住颤抖乱动,尿液也上下左右无规则地乱喷。就这样过了半分多锺,舞终于尿完了,哭道:“好了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啊。”陈国汗坏心眼地说道:“要放你下来也可以,你求我们啊。”舞这时已经顾不得尊严了,哭喊道:“求求你们,求求你们放我下来。”

    一边哭着,一边还继续在台上“跳舞”。八神笑着关掉电源,将舞从台上放了下来。

    观衆们一个个却是意犹未尽,还沈浸在刚才那短暂的美好时光中,只听八神宣布道:“今天的惩罚游戏就到此爲止吧。”都露出有点失

    望的神情,只好看多两眼舞饱受折磨的美丽裸体,退场了。

    陈国汗从后方抱住舞,双手继续在舞的乳房上乱摸乱揉,八神摸摸舞的脸,笑问:“今天的节目,好玩吗?不知火舞小姐。”舞脸上挂

    满泪水,还在不断啜泣着,但她狠狠地瞪了八神一眼,说道:“别得意得太早,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。”八神笑道:“我等着哦,不知火

    舞小姐。好了,现在又到了我们最快乐的洗澡时间了哦。”